Idril薄明

活吧,活著好

©Idril薄明
Powered by LOFTER
 

打開微信,朋友圈封面還是在去pinkdot的的士上拍的。那隻戒指還在,T恤也在,那天下午歡天喜地地去,哪能想到後面這麼多。
五號那天和老師出門玩去了,六點多回到家刷新消息才知道。我已經不記得是從哪裡先看到的,那一段記憶很模糊,就想著,不會的,不會的,是假的,不會是她。看到Wyman的fb更新也覺得是假的。迷迷糊糊地出房門吃了飯,回來看到明哥的消息,木怔怔地隨手打了兩條消息發出去,理智才說:那就是真的了。
那天晚上我連跟著走的心都有了。不甘,也替她不甘,太錯愕了來不及一點準備的時機。我最後一次見到她,她站在pink dot的舞臺上,抱著吉他唱囂張,唱You're fucking perfect。射燈...

 

終於明白什麼是local stranger⋯⋯
離開和回來,都一樣令人抑鬱。
踏上這片土地就漲滿消沈。

 

目前的一些圈很可能是這樣
1)打腫臉充太太
2)自成一家

 

Last night I dreamt about you.

 

You make my heart throbs again.
❤️

 

市面大部分MPreg都沒考慮到生孩子這一售後問題

 

The hardest part is to face the reality that everyone is just so ordinary.

 

我是先瞎,還是先猝死

 

after all
we all become someone else

 

厭世